我的阿爹
发布人:党群工作部 发布时间:2018/8/23 8:51:37 审核人:系统管理员 浏览人数:724 来源: 关键词:

此文荣获江阴市总工会举办的“爱的故事”征文比赛三等奖


听着许飞在唱《父亲写的散文诗》,泪水不禁涌出,我不由想到了自己务了一辈子农的阿爹。我的阿爹没有上过多少学,他这一辈子只会打铁,种田,卖菜,尽心尽力地照顾自己的家……在我以为阿爹还不老时,却突然发现他的头发已经没有那么乌黑了,皱纹已将他的额头、脸颊侵占,步子也没有以前那般矫健了……

记忆中,我的阿爹总是板着脸很严肃,从小到大,偶尔才能看见他笑呵呵的样子,我心里总是想阿爹是不是太累的缘故,他一年到头忙碌在外,每天总是很晚才能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家。其实我很小就知道阿爹每天都要扛着那百磅重的榔头在外面打铁,无论酷暑还是寒冬,他总是像机器一样不停歇地转动着。不懂事的我经常会去吊住阿爹手臂上那二大块硬棒棒的肌肉,觉着好玩,大了以后才明白原来那是阿爹挥洒了多少血汗练就成的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阿爹对我的爱从来都不用言语来表达,尽管我是出生于农村的女孩。一九九二年我中考成绩不理想,录取到了普通的职高,是阿爹用自行车载着我到县城报名的,哪知一问才知道光是学校的赞助费就要二千元!他已经多带了钱,但还是差一大截,可他依然斩钉截铁地说了一句话,要去报的,钱回家再拿!我知道这一大笔学费对于我家来说意味着什么。我家并不富裕,每一分钱都是父母起早贪黑勤扒苦做挣来的,但父母总是尽最大的力来育我成长!我只能把这份深深的情化为一股动力,暗暗发誓要用努力学习来回报他们!      

一九九五年深秋的那一幕我永远清晰记得!那是我进入单位工作的第一年,因为离家较远,所以我一般十天半个月才能回家一次。那天天有点冷,我正开着大五吨的装载车在尘土飞扬的煤场上干活,煤场边的一个推着自行车的身影突然映入我的眼帘,很熟悉,很亲切,再瞪大眼睛一看,那竟是我的阿爹哪!我激动欢乐地像只小鸟儿,爬下车奔向我的阿爹,还没到他面前就心疼地喊着:“阿爹,你这么远怎么骑车来了啊?”没想到,平日不怎么爱笑的阿爹却憨厚地笑着,满眼慈祥地看着我说道:“天冷了,姆妈让我送棉被来。”我看着后座绑得结结实实的厚棉被,再抬头看着风尘仆仆略显疲惫的阿爹,一腔酸楚从我鼻子和心头涌出。阿爹看了看煤场和铲车说道:“哦,就是这样干活的啊,你干活要当心,开车认真点,好好上班啊,我走了,你去吧,不影响你工作了。”他没有喝上一口水,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话,利索地解下了棉被抱给我,随即便转过身去推车,嘴里唠了一句:“快去吧,休息天别忘了回家哪。”我喊着:“阿爹,你路上骑慢点啊,别急啊!”心里早已落泪。

这就是我那纯朴的不善言辞的父亲啊,平常从来不会说一句宝贝女儿之类的话,但生活中却默默地给了我这份沉甸甸的父爱! 如今,我早已成家,有了自己的女儿 ,每次回家我还是爱叫一声阿爹,但在习以为常的日子中,我却忽略了他躺在门口那张老躺椅上打盹的时间变多了,偶尔说上几句话声音也没那么洪亮了,原来不经意间,他已是七十三岁的老人了!实在不舍得让他老去,我祈祷上天可以让他健康长寿,让我陪他去北京看看天安门和长城,让我可以多尽一点孝道!如果时光能倒流,可以回到小时候,我想我会变成更加懂事的女儿,让他少操点心,让他的脸上更多一点笑容。(文  王忠勤)